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技术资讯 >

主流价值引领产业转型——2021年暑期档电影市场

发布日期:2021-10-14 13:24

 

  自2020年暑期档电影行业复工,一年以来,中国电影票房实现了相对突破,在行业恢复上取得了一定成绩,春节档多部影片票房过30亿元,给行业复苏带来了信心,从业者对暑期档寄予了厚望。但是,2021年暑期档票房仅有73.8亿元,同比2019年减少了58.5%,为2014年以来最低数据。数据的大幅跌落,既有疫情和洪水等外部条件带来的冲击,又有供给失衡的内部因素。电影票房对于成长期的中国电影市场非常重要,但是票房也不应成为衡量电影产业发展的唯一指标。通过对暑期档的类型构成和重点问题进行分析,能够揭示出当前电影行业在内容品质、发行策略、档期设置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从而总结经验,进一步结合中国社会和媒介技术的发展现状,提升产业整体效能,增强整体发展弹性。

  本文对2021年暑期档的统计区间为2021年6月1日至8月31日,共涉及13个自然周,期间上映的影片为141部,其中国产片为123部,进口片为18部。截止到8月31日,2021年全国电影票房近330亿元,暑期档票房观影人次为20291.5万人,比2019年减少了59.6% (1)

  自5月底开始,内地暑期档陆续拉开帷幕。经典IP影片《哆啦A梦:伴我同行2》为纪念“哆啦A梦”50周年的作品之一,主要面向成年观众打情怀牌,5月28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在6月首周收获1.27亿元票房,超越5月21日上映的《速度与激情9》,斩获周票房榜首位置,最终累积票房达2.78亿元。6月前三周,《速度与激情9》持续发力,凭借国际经典影视IP的品牌号召力,最终斩获13.92亿元票房,成为目前2021年进口片票房冠军。

  在6月的儿童节和端午节档期,《黑白魔女库伊拉》和《比得兔2:逃跑计划》等进口动画电影相继推出,在青少年群体发挥着强劲市场吸引力,最终票房分别为1.54亿元和1.98亿元。《黑白魔女库伊拉》由华特迪斯尼公司出品,两位奥斯卡影后艾玛·斯通、艾玛·汤普森领衔主演,烂番茄新鲜度74%,爆米花评分97%,但是在国内却由于文化语境门槛,热度受限。6月中旬,运动题材剧情片《超越》和《了不起的老爸》相继上映,《超越》在6月第二周获6505万元票房,升至周票房榜首,累积获得1.43亿元;《了不起的老爸》上映后紧追其后,月票房总额为1.49亿元。6月中下旬,台湾地区爱情片《当男人恋爱时》上映,描绘了一场浓郁烟火气和纯粹爱情交织的催泪故事,上映第一周便以7568万元拿下周票房榜首,并持续领跑,并最终获得2.64亿元票房,成为6月全国电影票房冠军。此外,书写“百年先锋”人物王继才、王仕花的剧情传记片《守岛人》于6月18日全国公映,为“七一”献礼预热,演员演技扎实,故事平实感人,6月票房达6867万元,累计票房达1.34亿元,可谓是新主旋律传记电影破圈的代表作品之一。

  2021年6月共有56部新片上映,共计票房超21亿元,其中国产片47部,进口片9部。前三周在进口大片的市场拉动和节假日档期加持下,周票房在5.2—5.4亿元的稳定区间,最后一周有所下降,周票房数额仅为4.27亿元。由于档期强片缺位,2021年6月票房总额大幅低于5月份,同时为近五年来6月同期票房最低。即便是国际明星IP《速度与激情9》,也高开低走,6月份票房占比甚至低于上映前三天的数据,豆瓣评分仅为5.3。可见国内观众对好莱坞大片的眼光开始变得挑剔,绚丽的视觉效果和天马行空的场景设置已经无法轻易收割内地票房市场,观众开始对故事与角色的合理性、逻辑的严谨性提出更高的要求。

  7月开始,在全国人民庆祝建党百年之际,一系列主旋律影片涌进电影市场,呼应时代主题。从7月1日开始,电影《1921》点映三天就收获7000万元票房,上映首日就拿下日票房冠军的成绩,在7月第一周斩获2.2亿元票房,但是后续受到《中国医生》等同期多部影片冲击,日票房持续下降,最终获5.65亿元。同日,《革命者》上映,首周票房6984万元,并保持周票房排行榜前三的成绩,累积总票房为1.36亿元。7月第二周,《中国医生》上映,既具有灾难片的属性,同时能够引发强代入感,让新冠肺炎疫情涉及到的每个人、每个家庭都能够唤起共情。该片上映第一周便获得3.49亿元票房成绩,第二周票房成绩上升至5.4亿元,最终累积票房达13.23亿元,成为2021年暑期档票房冠军。7月中旬,《燃野少年的天空》以鲜有人触及的青春歌舞片类型进入公众视野,上映首周收获7691万元票房,在暑期档青春片中拔得头筹,累计票房数据1.61亿元。

  暑期档历来是动画电影的“必争之地”,大量面向青少年群体的动画电影开始陆续上线。《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4:完美爸爸》上线第一周排名周票房排行榜第四,获3582万元票房收入,最终累计9313万元票房。《俑之城》紧随其后上映,获3106万元周票房收入,最终累计6992万元。7月23日,“白蛇”系列影片第二部《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首周斩获1.93亿元票房,并在动画电影中持续领跑,最终收获5.6亿元票房,观影人次1400多万,超越了前作《白蛇:缘起》。在优质新老影片的加持下,7月第三周迎来一波观影热潮,周票房获得了84401.29万元的暑期档峰值。7月中下旬,动画电影《贝肯熊2:金牌特工》《济公之降龙降世》等上映,周票房在千万级徘徊,最终止步7901万元和4064万元。在动画电影的领域,国产IP的系列作品不断增多,《白蛇2:青蛇劫起》《济公之降龙降世》《俑之城》均改编自传统文化的老经典IP,《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4》则源于80后童年记忆的新经典IP。回顾近年来暑期档,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到《哪吒之魔童降世》,不难发现动画电影都是该档期的最大赢家之一,2021年的动画电影虽未出现引领全盘型的爆款影片,但题材多元,风格各异,仍给国内观众带来了丰富多彩的观影体验。

  从数据来看,7月份共有38部新片上映,其中只有一部进口片,其余均为国产片,票房破10亿元的仅有《中国医生》一部作品,票房超过1亿元的有6部作品,而不足50万元的有25部,占比高达52%,两极分化现象明显。国内电影票房收入仅有32.3亿元,比2019年同期减少了25.3亿元,降幅达44%。截止到7月24日,2021年度中国电影票房(含预售)破300亿元,其中,《中国医生》在2021年中国电影票房排行榜中居第四名,位于《你好,李焕英》(54.14亿元)、《唐人街探案3》(45.24亿元),以及《速度与激情9》(13.92亿元)三部影片之后。

  从7月底开始,陈木胜导演的最后一部港式警匪动作片《怒火·重案》与台湾导演陈正道执导的青春片《盛夏未来》同期上映,《盛夏未来》的排片量达到35%,超过《怒火·重案》,但《怒火·重案》的目标观影群体以主流中青年为主,比青春片群体更具观影消费力。该片首日票房夺冠并持续领跑,以2.4亿元斩获周票房冠军,最终票房成绩11.01亿元,成为暑期档票房表现首屈一指的动作类型片。《盛夏未来》是继2006年《盛夏光年》之后的第二部风格鲜明的青春片作品,并有当红青年演员张子枫、吴磊加持,首日票房5198.86万元,档期内累计票房达3.77亿元。两部风格迥异的影片,翻开了2021年暑期档的尾声篇章。

  8月第二周开始,疫情反弹,并未出现太多新片。8月4日,国家电影局颁布《进一步加强当前电影院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规定“低风险地区电影院上座率不得高于75%,中高风险地区电影院暂不开放”。8月14日的“七夕”档,新片紧急提档,老片降价延期,《测谎人》《兔子暴力》《深爱》三部新片,加上《怒火·重案》《盛夏未来》《白蛇2:青蛇劫起》和《中国医生》等多部老片临时组成了“七夕”档放映格局。其中,《测谎人》是由开心麻花出品的爱情喜剧片,获得三部新片中最好成绩,首周票房成绩2368万元,位列周榜第四,但是豆瓣评分仅有2.7分,后劲难以延续。《兔子暴力》聚焦女性成长与原生家庭,反思家庭对青少年的影响,基调较为沉重,首周收获1754万元,位列周榜第六名。“七夕”当日,全国8452家影城共30.76万场次,吸引了522.42万人次观影,产出1.98亿元票房,为暑期档80多天来的最好成绩,但该数据远不及2020年七夕节点的5.26亿元。8月下旬,皮克斯动画片《夏日友晴天》上映,讲述了一个海怪男孩和人类女孩美好友谊的奇幻故事,首周获3304万元票房,最终累计票房8874万元。8月27日,进口大片《失控玩家》进入本土院线亿元成绩,空降周票房榜单第一名位置,结束了《怒火·重案》的四连冠佳绩,《失控玩家》的8月票房成绩为2.08亿元,影片为科幻喜剧类型,口碑较好,余热延续到了9月。

  8月份共有47部影片上映,其中国产影片39部,进口片8部,月票房总量为20.5亿元。疫情反复导致7月底宣布定档的主旋律大片《长津湖》随后宣布延期上映,《五个扑水的少年》《狙击手》《冲出地球》等影片原定暑期档上映,却因疫情缘故也纷纷撤档。暑期档三个月的票房走势较为均衡,总的来说,市场丰富度有余,头部效益不足,整个档期不温不火。

  在2021年暑期档上映的新片中,共有16部电影票房过亿元,其中进口片4部,国产片12部(见表1)。票房达10亿元以上的影片2部,5—10亿元的影片为11部,0.5—1亿元的影片为7部,1000—5000万元的影片为24部,1000万元以下的影片多达97部。总体看,中小体量电影票房与往年持平,大体量影片下滑较多。

  国产片票房总收入为56.9亿元,票房占比高达77%,票房排行榜第一、二位的《中国医生》和《怒火·重案》,占暑期档总票房的32%,但是国产片中并未出现超越历史成绩的影片。2018年,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以30.8亿元和25亿元票房带动暑期档电影市场持续高温;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凭一己之力拿下44.5亿元票房驱动大盘;2020年,受疫情影响,暑期档共产出36亿元票房,但《八佰》单片就贡献了20多亿元。2021年,《中国医生》票房止步13亿元,颇具王者相的《长津湖》延期上映,好莱坞大片在中国也被推延放映,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暑期档的票房总额上升乏力。

  从档期内新片整体票房情况看,国产电影票房占比为77.1%,国产片在2021年暑期档显示出了绝对的票房统治力。2021年暑期档上映的新片种类较为丰富,红色信念与燃情浪漫比肩齐飞,商业大作与文艺精品均衡发展。既有《1921》《守岛人》等由体制内导演执导的主旋律影片,又有《中国医生》《怒火·重案》等由香港殿堂级导演执导的精品力作,还有《白蛇2:青蛇劫起》《济公之降龙降世》等以视觉特效和后期技术取胜的动画电影,也不乏《革命者》这种由大导演和新生代导演合作的创意新作。

  尽管2021年暑期档总票房呈下降趋势,但多部类型片实现了可喜的突破。新主旋律电影《中国医生》集宏大叙事和焦点故事线于一体,众星云集,呼应抗疫时代主题;商业动作片《怒火·重案》在剧情、表演、节奏、场面上实现了港式警匪片的再次升级;动画电影《白蛇2:青蛇劫起》,凭借过硬的视效技术和唯美的视觉风格,延续了“白蛇”IP的市场影响力;主旋律电影《1921》献礼建党百年,以新颖的叙事手法、明星阵容和团票优势,摘得暑期档票房排行榜第四名;台湾地区票房冠军《当男人恋爱时》在大陆也受到了市场的欢迎,以台湾爱情片特有的格调和节奏,成为了暑期档票房唯一过亿的爱情类型片。

  通过将影片主打类型和市场属性进行划分,暑期档影片可分为动作、动画、爱情、科幻/奇幻、喜剧、惊悚、剧情及其他等类型,各类型在档期内的数量和票房比例如图2(类型交叉的影片不重复计算)。

  近几年,新主流电影正在成为电影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贡献着不断增多的票房体量。一方面,主旋律电影作为中国特色类型片,正在逐渐得到电影观众的接纳和认可;另一方面,主流题材类的电影也在不断求新求变,向商业类型片转型。《中国医生》上映首日便斩获近一亿元票房,票房占比高达64%,给温吞的暑期档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该片豆瓣评分6.9,猫眼评分9.4,影评群体和一般大众评价两极分化,也侧面体现了其票房未超越《中国机长》《红海行动》等新主流电影的主要原因。影片调研扎实,高精度还原疫情医疗现场与社会问题,但是在故事线和宏大叙事之间未实现巧妙融合,局部剧情稍显牵强,从创作融合的维度还有待提升。但是,《中国医生》真实展现了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团结和力量,具有向全社会传递中国精神的珍贵意义。

  在庆祝建党百年之际,众多献礼片纷纷上映,《1921》以1921年4月到8月为横截面,展现了中共一大召开前后的建党历程。这部影片不仅是一部革命历史片,更大意义上是一部融合历史、传记、青春与惊险等类型元素的电影艺术作品。《革命者》以八位旁观者视角出发,运用与年轻观众接轨的叙事手法,呈现出了一个立体丰满的李大钊形象,实现了革命电影的现代化呈现。在档期编排上,今年的“七一”档影片组兼具大事掠影、历史英雄和时代先锋,与2019年国庆档的《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中国机长》类似,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通过题材互补降低同类型竞争的作用。除此以外,《红船》《三湾改编》等作品也将历史讲述和影像抒情融于一体,深刻诠释了党的历史和党的信仰,也努力为革命题材影片的艺术创作探索新路。但是由于题材过于类似,上映数日后票房开始迅速下滑。总体看,暑期档国产片票房排名前十五包含三部主旋律电影,可以看出,一方面主旋律片向商业大片的转型已见成效;另一方面未出现爆款级大片,多部高品质影片撤档,也反映了同类型影片扎堆造成票房竞争内耗的问题。对于主旋律影片来说,当市场趋于饱和,观众的审美疲劳必然会出现,如何继续在档期设置和内容策划上不断突围,是从业者当下需要反思的问题。

  2021年,《白蛇2:青蛇劫起》领军暑期档动画电影,观影人次1400多万。实际上,2019年上映的第一部《白蛇:缘起》在1月的冷档期夺下4.6亿元,成为令人意外的票房黑马,市场对《白蛇2:青蛇劫起》的期待值远超于实际的票房。《白蛇2:青蛇劫起》在暑期档的票房未实现大幅超越,且遭遇了两极化的口碑评价。影片借中国神话传说,讲述的是现代女性自我成长的故事,该片加入了高概念的世界观,将《白蛇传》嵌套进了一个废土朋克与修罗城的混搭城市,显现了“白蛇”建立本土电影宇宙的雄心。追光动画投入三年时间制作,在场景设计、调色控制和人物动效上不断升级,达到了国产动画电影领先级的视效水准。影片虽然满足了大众的视觉新鲜感,但是也无形之中制造了新的观影门槛,导致了大众题材的“小众化”和风格组合的跳跃,致使神话角色人设模糊、脱离原有故事框架,未如《哪吒之魔童降世》那般受到大众的普遍认可。

  暑期档多部影片改编自国产经典IP,中国风已经成为国产动画的主要创意源泉。《俑之城》以兵马俑和青铜文物为题材,《济公之降龙降世》的故事聚焦于济公传说的前传,《贝肯熊2:金牌特工》以及《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4》都是IP系列动画电影的续集作品,但四部影片的票房均未破亿元。对于改编自经典的动画电影,为了使其开发最大化,后续作品势必要创作新故事、新人物,设定新场景、新世界观,但是新的故事世界需要深入理解传统文化,并与人民所熟知的传说、神话形成积极互文。电影的核心故事和人物性格都应保持其原本的底色,并注以符合当代价值观和审美取向的思想内核,使其兼具传统文化的底蕴和鲜明的时代特征。

  此外,虽然动画电影已经在制作技术上有了整体飞跃,但是空有华丽的视觉效果,没有层次丰富的角色塑造和严密的故事逻辑,还不足以满足市场不断升级的审美需求。好莱坞动画电影和《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优质国漫影片正在不断提升受众期待,视觉上的逼真、流畅、绚丽已经成为了三维动画电影的入门标配,要想实现类型突破,还要进一步打磨剧本、优化节奏、打破扁平化的角色塑造,并反映当代人的生活、情感和价值追求,才能够获得当代电影观众的认可。

  动作类影片在2021年暑期档的影片中数量占比2.8%,票房占比为17.6%,票房数据是2020年暑期档的21.6倍。陈木胜导演生前执导的最后一部作品《怒火·重案》,延续了香港电影的价值体系和叙事方式,以小人物视角切入,表达反抗意识,以豪华的演员阵容和激烈的动作场面,再现了昔日香港电影的荣光,在暑期档尾声掀起了一波观影热潮。《怒火·重案》将两位主角的生命状态和情感状态表现得鲜活淋漓,延续了“港味”美学中对人性丰富度和个体鲜活性的追求。

  暑期档的多部青春片跳出了以往的创作窠臼,不再拘泥于情爱与叛逆,而是关注青少年的人格完善与精神成长,立意和剧情都实现了新的突破。《盛夏未来》累积票房达3.84亿元,豆瓣评分7.4分,超越了学生党的受众层次,将青年人的成长置入现实、家庭和社会交织的现实语境,折射了一个特定时代的运转逻辑。影片重新理解和定义了当下的青春片,青春在此不是特定的年龄段,而是一种成长、寻觅、奋斗的状态。《兔子暴力》改编自真实的犯罪案件,塑造了充满矛盾与错位的母女关系,审视原生家庭对青少年个体的深刻影响;《了不起的老爸》《超越》在体育题材和青春故事的框架下,坦露高光体育精神的背后,更多的是体育人和其家庭对生活磨难的抗衡;《燃野少年的天空》以大胆的歌舞片方式渲染青春年华,跳脱出了现实世界的条条框框,用与众不同的情念形式,创造了一部青春歌舞立志电影。纪录电影《九零后》《大学》等,展示了新时代年轻人的追求与理想,进一步打开了纪录影像的细分市场,分别获得了逾1100万元和700万元的票房成绩。回顾近年来的青春题材影片,作品不再囿于爱情和怀旧框架,而是开始表现友情亲情、追逐奋斗、寻找自我、认识世界等各方面的问题,挖掘出了青春片应有的价值维度。

  暑期档期间,多元网络娱乐产品层出不穷,对电影市场的冲击正在加剧。在5G网络迅速发展的趋势下,智能手机视听效果不断升级,三段式讲电影等短视频的兴起,也在以短平快的形式改变着人们的观影习惯。在此背景下,电影产业正在不断创新融合发展策略。

  在制作出品上,行业正在拓展与网络平台联合出品、独播放映等合作方式,2020年自《囧妈》团队上线字节跳动旗下的流媒体后,字节跳动还参与出品了《我和我的家乡》等影片,欢喜传媒也与B站签署战略合作,给予其《夺冠》《一秒钟》等影片的独家外部播放权。在档期设置上,院线与流媒体平台设置交叉档期,根据市场反应灵活调整,一方面根据线下整体环境,制定线上首映策略,另一方面提供线上保障性预案,补充线下排片供给,如《济公之降龙降世》7月16日公映,由于票房上升乏力,8月10日即上线平台,迅速占位多平台热播榜前三。在影片营销上,上映前期注重用户连接,在微博、抖音等平台联合明星、制造话题、智能定位潜在观众;上映后期注重口碑效益,结合直播营销、自媒体评论等,推动热点互动。《中国医生》上映期间,宣发团队以“中国医生原型”等微博线亿阅读量,中后期邀请钟南山院士观影,又以“钟南山看中国医生”等话题在抖音等平台收获两亿多流量,掀起多轮观影热潮。在电影发行上,对不同类型电影采取针对性发行方案,如小成本剧情片注重线上发行,视效大片主要通过影院上映。在版权管理日益规范的趋势下,电影题材的短视频对公映新片的冲击力正在被削弱,电影从业者可化敌为友,如推出竖屏预告片、明星花絮片、精编前传片等形式,用吸睛并设悬的方式调动人们进入影院观看全片。院线电影也应进一步发挥视听效果的不可替代性,催生新的美学方向,将人们拉回影院。在历史上,电影行业曾受到多次新媒介的挑战,包括电视、互联网的出现等等,只要内容品质过硬,观众仍会争先买单。

  电影产业应突破“唯票房论”的衡量指标,打破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的分水岭,重估产业的整体效益。暑期档网络电影流量激增,爱奇艺的《水怪2:黑木林》《赘婿之吉兴高照》,腾讯视频的《黄庙村·地宫美人》《雷霆行动》,在平台的热度与院线电影势均力敌,排位热播榜前五名以内。优酷也推出了《硬汉枪神》《我们的新生活》等影片,其中《硬汉枪神》豆瓣评分7分以上,口碑成绩实现了对以往网络电影的突破。在海量内容的竞争下,网络平台和创作团队的精品化竞争意识不断增强。传统电影团队可进驻网络电影市场,适应网络平台系列化、年轻化的消费特征,注重衍生产品开发和影迷社群运营。网络平台也可通过推出激励机制,鼓励高质量内容创作,拓展中小屏渠道分发,与大型影视专业团队在产业链多环节合作,推动产业模式融合发展。

  电影市场需要重燃大众的观影热情,这种激发的源泉往往是具有大众娱乐性的头部大片。自春节档后,中小体量电影频频上映,一向火爆的暑期档里仅有两部影片突破十亿元大关。虽然中小成本影片带给观众多样化的观影选择,但当下中国电影市场恢复热度亟需头部影片带动。

  在档期设置上,由于疫情反复和同类扎堆竞争等原因,头部影片遭遇调档撤档。《长津湖》作为广受期待的“救市”大片撤离暑期档,导致了档期内缺乏能够盘活市场的带动性作品。此外,《五个扑水的少年》等多部影片延迟上映,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市场信心和观众期待。对比2020年同期,《八佰》暑期票房成绩超20亿元,2019年同期,《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扫毒2:天地对决》的单月票房成绩均超过13亿元,另有《狮子王》等三部影片票房处于7—9亿元之间,2018年则有四部影片票房5亿元以上,更有《我不是药神》这样超爆款出现。头部电影的档期变动决定着一个时段的电影排映,也影响着电影市场的社会关注度和其他影片的发行决策。但是,头部电影对资源、导演、题材等各种要素的依赖度较高,究其根本,还需要电影行业选择并投资更具“大片”相的创作项目,推出更具有市场主宰力的电影作品。

  在内容创作上,2021年暑期档影片大多在内容的大众化和娱乐性上程度不足,限制了爆款的出现。头部大片需要具有一定的市场包容性,对各类群体都能够产生足够的吸引力,如《战狼》《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等影片,无不是在价值导向上广受认同、在视觉效果上极具冲击、在故事情节上老少皆宜。在受众定位上,暑期档主要观众群体是学生,但市场上并无适合他们的头部大片,主旋律电影对于青少年群体的吸引力较弱;《怒火·重案》风格为港风动作片,而Z世代年轻人成长中对港片的情怀是缺失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2》等动画的吸引力依托80后的童年记忆,《白蛇2:青蛇劫起》等国漫作品风格杂糅,消解了大众化的传统国风,《燃野少年的天空》等青春片艺术水平较高,但歌舞片等类型难以得到普通大众的认同。根据中国文化产业协会调研的数据,自2017年起,我国观影年轻受众逐渐增长,30—34岁观众成为观影的主力人群。以学生群体作为主要目标市场的暑期档电影,还需在题材与内容上进行下沉,在动画、喜剧等类型上发力,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走进影院。

  暑期档疫情反复,造成的主要影响除了国产影片推迟放映,还导致了进口片匮乏。早些年,进口片常占据暑期档票房的半壁江山,尽管好莱坞大片在内地市场影响力逐渐下滑,但不可否认其仍然是国内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暑期档有《狮子王》(票房8.34亿元)和《蜘蛛侠:英雄远征》(票房14.18亿元),2018年有《摩天营救》(票房6.7亿元),2017年有《神偷奶爸3》(票房10.38亿元)和《变形金刚5》(票房15.51亿元),这些进口片都在暑期档发挥了带动观影热潮的作用。2021年的暑期档热片清一色是国产影片,《黑寡妇》《007:无暇赴死》等超级大片都尚未进入国内市场,唯有8月底上映的《失控玩家》带动进口片市场缓慢回温。2021年上半年国际疫情反复,好莱坞多部大片推迟上映或选择同步上线流媒体平台,院线发行的新片数量大幅度下降,无暇顾及中国市场。全球电影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处于命运共同体的状态,如果好莱坞大片能够进入市场,也会在某种程度上能重燃影迷热情,有助于电影市场回温。

  虽然此次暑期档内缺乏进口片,但国产电影不论是单片成绩还是总票房,都未能释放出足够的热量,还需要产业反思各环节的问题,重建文化产业的长线模式。在投资布局环节,电影行业要甄选精品项目,放缓以国际扩张和工业生产投资,重视发行渠道多元、资金回笼快、受众面较广的类型片,加速带动国内市场循环。在内容开发环节,创作者要深入观察社会生活,打磨原创IP,反映人民关切问题,满足现实需求。不论是架空世界还是现实题材,中国电影应建立内容创作与社会语境的呼应关系,避免过分透支经典IP、强行拼接类型风格、重特效轻叙事。在消费服务环节,影院可充分发挥空间优势,拓展综合体验活动,以社交关系、餐饮服务等大众化需求作为服务亮点,促使用户走进电影院观影。2021年暑期档,一些影院积极和周边企事业单位举办联合党课、组织包场等活动,增加了影院的营业额。在衍生拓展环节,我国还应进一步延长电影产业链,借助电影的聚光效应,推动影视IP的商品化、系统化,打破续集开发思路,推出跨平台、跨媒介的系列产品,发挥联动共振效应。总的来说,产业上下游应协力创新,推动内容供给侧改革,拓展观影服务模式,进一步提高行业的整体抗风险能力。

  疫情反复虽对国内电影市场造成了冲击,但是在一年的经验总结下,影院防疫常态化发展,仍然保障了大量优质影片有序上映。虽然暑期档有波动,市场恢复速度放缓,但是危机与生机是共生关系,也酝酿着新的机遇和可能性。从积极的层面看,疫情挤压出了行业泡沫,也倒逼产业结构向更高更好的方向调整。在多屏竞争、内容为王的时代,观众对于优质内容的渴求始终未变,电影创作者还需跟上时代的步伐,以优质内容重焕电影行业生机。在外部动荡和内部调适下,中国电影的能量必然能实现持续而长远的释放,实现高质量、可持续的发展。

  (1)本文的数据由国家电影专资办《中国电影数据信息网》和《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相关数据整理而来,供参考。

18891518964